8/17/06

飲中四狂歌

昨夜以此為鑒﹐欲成字畫﹐勤磨禿筆﹐盡覺字行間意境不足﹐或待醉再書。

知章騎馬似乘船,眼花落井水底眠。
汝陽三斗始朝天,道逢麴車口流涎,恨不移封向酒泉。
左相日興費萬錢,飲如長鯨吸百川,銜杯樂聖稱避賢。
宗之瀟灑美少年,舉觴白眼望青天,皎如玉樹臨風前。
蘇晉長齋繡佛前,醉中往往愛逃禪。
李白一斗詩百篇,長安市上酒家眠。天子呼來不上船,自稱臣是酒中仙。
張旭三杯草聖傳,脫帽露頂王公前,揮毫落紙如雲煙。
焦遂五斗方卓然,高談雄辯驚四筵。

仿此怪文體﹐可百世後又成"飲中四狂歌"乎﹐哈﹐可痛快!

慶龍數杯關聖殿﹐古今良籍下酒膳﹐未醉對下雙邊聯﹐醉後博學測聖賢。
杜康行君聞色變﹐百思待考鮮相見﹐可待朝來把書燃﹐輕酌數杯悟參仙。
積德恆善居酒簷﹐談及佳釀先垂涎﹐酒識學瀚量嫌濺﹐千金一滴未拒辨。
瘋道狂飲惜酒錢﹐七杯下肚方自然﹐復再七杯怕不連﹐未至廿一語趨癲﹐飲盡咬友*睡坑邊*﹐醒後笑過無憂纏。(後加:他日攜樽坐金鑾﹐龍君換酒方稱善。[3人])

看來意境是好﹐可是還是輕嘗為佳﹐少時盡可狂飲﹐年紀大了﹐亦傷身﹐亦嫌失禮*(真的試過醉於街中﹐至揭底斯理 Hysteria, 真的老了﹐牽掛大了﹐酒量少了....)。酒之為物﹐既可怡情逸性﹐亦可傷身亂性。醉後得佳作則成仙成聖﹐醉後陋作無所作則成鬼成徒。

芬香馥旭的 Brandy, 麥麴之精的 Whiskey, 香草自格的 Gin, 無味善配的 Vodka, 目不暇給的 Liquor,佳香柔纏的 Pinot Noir, 果味沃然的 Merlot, 清甜果鮮的 Gerwustraminer, 果華土撲的 Chablis﹐異香撲鼻的 Beaujolais...說也說不完。

5 comments:

曲非 said...

如果我學道兄這般大醉暢飲,多數餓死快過中酒毒:) 明年三月中旬會回港及西行青藏.到時大可找你們坐低飲杯茶食個包.

道士 said...

牛扒送紅酒﹐跟著白汁海鮮意粉送白酒﹐再花生啤酒通宵直落﹐點餓死呀?唔係一定要狂飲既﹐我到自從年頭至今都很少很少喝醉了。

萬般期待你杯茶﹐不過以酒代茶都唔拘。

狂人.Paul Sin said...

瘋道士,你寫得咁開心,我唔湊下熱鬧點得:

瘋道酒醒氣宇軒,震耳俗名半隱現;石林深處裝瘋癲,灶君位讓劉酒仙。

狂人.Paul Sin said...

Sorry, 雖然打油,不該犯重:

瘋道酒醒氣宇軒,震耳俗名半隱現;石林深處裝狂癲,灶君位讓劉酒仙。

道士 said...

劉伶正乃吾所傾﹐謝過狂兄贈瘋名﹐今夜無人勝有人﹐雨夜欲書傳丹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