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/27/07

瘋漢上巴士 理性上議事 社會上狗屎

看了篇在刁民公園內的文章"應不應讓流浪漢上巴士?"。形容得生動﹐也問得可妙﹔和倉海兄的戲院奇遇記有點異曲同工之妙。我們在社會﹐到底要忍受多少無理取鬧的人和事? 中間自由的界線又要在那點刻劃? 每個人也懂得嚷著要自由﹐但又吝惜富予別人自由的的空間。人生本就充滿著矛盾﹐我們既可選擇忍受自由帶來的反效果(如臭味或隔籬上下搖動個癲佬)﹐也可從此勒令把任何有味的氣體帶到公眾地方。說實在炎夏中﹐又有邊個真係成日一點汗臭都無﹐我也試過有次自己一身汗臭﹐莫說身邊的人難受﹐自己黏黏的也不是好受﹐將心比己﹐如果可體諒和包涵一下﹐就不會覺得什麼。當然......如過太嚴重﹐我會寧可放下自己坐下的權利﹐企一會又有何難?

今朝看到名評論員黃世澤在網上的文章真係膠都費時俾。我同意他的看法﹐香港真的很多無聊人﹐這類損人而不利己的事真的做得很多餘(也不希望真有讀者看完就去攻擊一下﹐攻擊也不要亂打旗號(有心要罵﹐就光明正大的自己罵。)﹐不過看來黃生喜歡刪除留言和禁制言論的指控便得到確實)。不過這位黃兄以為自己封殺了別人的IP﹐將之公諸於世便很聰明﹐單憑這點心胸﹐此人必難有所成。要說證據嗎? 只要略略在網上對他的事跡翻查一下﹐見他早已給人抹黑得不似人形﹐可謂聲名狼籍﹐自己甚至有點為他覺得可憐﹐他的言行處處成為了指控他最好的證據。要話人地無理批評的最好方法﹐不是不給人發言﹐而是要比別人更有理性和客觀去評論事項﹐一開口就罵人和撳住人把口又怎會是理智? 如果遇上無理的評論(如西口西面)﹐更應給空間對手去發表(嘻!有時罵得妙不是比附和﹑同意更好聽嗎?)。要控制別人那句說話才能說﹐不是更顯得自己詞窮理屈嗎? "If we don't believe in freedom of expression for people we despise, we don't believe in it at all." - Noam Chomsky

見他說:"...日日周圍數臭我都未計數..."﹐乜這條數也有得計嘅咩? 人地做乜要日日數臭佢? 何不先檢討一下自己的言論﹐點解會惹來這麼多的批評? 惹落這麼多仇口? 好﹐就算比人投訴﹐咪聽聽便算﹐又要小家到delete人地篇留言。如此下去﹐他聽不見任何反對的聲音﹐穿上了自己喜歡的"國王的新衣"﹐赤條條把自己的無知在自己劃下的界線內招搖過市。人品好的人﹐處處也能得到包容﹐相反﹐那些得罪人多﹐稱呼人少的人﹐處處樹敵﹐就算說得有道理﹑無道理﹐也會先給人攻擊一番(嘻! 怕且快到我了。)。其實我看過他數十篇文章﹐有些雖過於偏激﹐不過有些我卻也並不完全反對﹐無論他的論調如何﹐見他四方八面也只惹來批評(*1)﹐當然搞到傷痕纍纍。任憑說的話再有道理﹐只要犯眾憎﹐到處也會給人狠狠的羞辱。

你要有自由大聲屌人嗎? 也成﹐但你要首先可以給人自由大大聲咒罵你! 連言論自由的意義還未搞清楚﹐學人做甚麼狗屎評論員。嘿! 如果上次對方生我是無心失言﹐這次我對黃生可是擺明車馬請佢賜教﹐什樣才是個有言論自由的社會? "I disapprove of what you say, but I will defend to the death your right to say it." - Voltaire 你容不了天下人嗎? 天下人也不能容你。

我很喜歡在刁民公園內的一個留言:"我以前工作o既快餐店都朝朝早有個流浪漢來吃早餐, 他身上的臭味令周圍的客人都會坐得離他遠遠的...但是他很有禮貌, 懂中文和流利的英文, 精神有點異常, 大家都猜想他以前是一個生意人~~~他必定經歷過一次大的挫折才弄至如斯田地...他雖然滿身是臭, 但那些中環返工一身名牌的上班族的那些嘴臉比他更"臭"~~~ " 人心的骯髒比肉體的骯髒更難清除﹐當你要話人地有幾臭﹐最好先聞一下自己。

*1: 舒生的回到歐洲中世紀系列﹐犯了個 tu quoque fallacy﹐指出了"你都係咁啦!"不是個強而有力的論點。"你做X是錯!""你不是也做X嗎?"代表不了X本身這件事的好壞。我早就在西文的尾段已謝過了這種小丑的意見﹐我還是會檢討一下日後自己的發言﹐所以有意見不是壞事。

2 comments:

舒爾賽 said...

其實我意思唔係想話「你都係咁啦」,當然我亦都知呢個係人身攻擊的謬誤

道士 said...

舒兄: 是啊! 當然是知的。我也明白你的感受﹐唔寫又好似對唔住自己﹐寫咗又有點像學是非...不吐不快﹐你的盛情我還是謝了﹐有幾段我也實在覺得要對你另眼相看。

嘻﹐每方的立場總有著自己的矛盾罷! 攻擊討厭的社會垃圾﹐無疑會帶來種暢快感﹔黃生的論點本已多漏洞﹐加上人格的一大缺陷﹐還要四處放火﹐比人燒已經成為必然之事。如果他一天辣錯火頭﹐恐怕他一生的所謂政論生涯便會了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