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/22/06

喇沙

昨日路過母校的網站﹐經過一串不是十分用者友善的界面後﹐看到了幾將舊照。真的是十年人事幾番新﹐本來以為那種精神是不死長存的﹐可是又在不知不覺間的沖淡了﹑消磨了﹐不單是朱容不再﹐雕欄玉砌也不復﹐看到幾張眼熟的地方的相片﹐心底又是別有一番滋味﹑觸動。建築很多時候也要建在殘忍的破壞之上﹐是生命的真諦﹐是改變不了的事實。記得小學時已經聽過早在當年重建中學校舍的時候﹐有好幾個神父在舊址拆卸時心疼得當場斃命。人就是對過去有一種放不下的執著吧?一草一木﹐一磚一石﹐也充滿了回憶。當中也留下不少記印﹐血肉也有的 - 不是誇張﹐小學的大樓梯曾經向我的鼻子挑戰﹐理所當然的﹐還是我敗下陣來。如今小學是怎麼樣的﹐我沒有看過﹐但是舊的學校也已搬到了心上。不知雷自強禮堂和音樂室的冤魂是否已得到安息呢?還是會世世代代的充斥著學園?校務處隔鄰的博物室內的老虎又如何?

一刻間也有激動的想知道一切﹐每個老師還好嗎?那幾張為我篆刻打下基礎的書桌又結果如何?我卻就是暗裏知道要放棄追尋﹐很多人的上半生也在創造歷史﹐而卻費更多的下半生去回味上半生。不是不該尊重歷史﹐而是別忘了向前走的道路。另外或思:其實結局也已為每人寫定了﹐祗記掛向前走著﹐做人也不是太辛苦一點嗎? 可能是吧!不過我仍然想踏到更多的可能之上﹐也不是要制造什麼歷史﹐也不是要留下什麼痕跡。卻是要以有窮匱之年﹐追覓無邊際之事﹐正是庸人自擾﹐知其不可為而為罷。對於這個經過了十一年寒暑的地方﹐一次是寫不完的﹐有機會才繼續吧!

「吾生也有涯﹐而知也無涯。以有涯隨無涯﹐殆已!已而为知者,殆而已矣!為善無近名,為惡無近刑,缘督以為經,可以保身,可以全生,可以養親,可以盡年。」《莊子‧養生》

1 comment:

芎梓 said...

原來是師兄 XDDD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