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/9/07

悠閒隨想

也差不多成個月無動過筆了﹐有時想寫﹐但看到其他精彩的文章﹐相對一下﹐突然就覺得自己簡直就在顯露著自己的幼稚﹐就不如索性不要出聲。當然﹐對於有些自大傾向的我﹐這只是偶然的想法。因為﹐一直想說就說﹐很多說話說了出來只不過是種自我滿足﹐反照一下自己眼中的世界。顧慮太多﹐幾個月後再說出來﹐不新鮮的思想就會變了質﹐自己看了覺沉悶﹐也不乎合那個時間的世界。

前陣子旅行的相片整理了些放上網。這次旅行整體來說很順利﹐只是走時忘了手提行李不能帶液體﹐白白看海關掉了支柑味糖漿落垃圾桶。嚴密的保安﹐提醒著我們的世界不再安全﹐可能從來也不是的﹐不過以前總覺得安全點。

在皇宮的護城河旁走著﹐見到疏散的軍警﹐正開玩笑要遊水入去。那知說笑著唔知有無鱷魚時不到兩分鐘﹐真的見到條鱷魚仔在石上(雖然很細﹐一腳都可踢開)﹐不過跟著大半截路眼睛總盯著水面有無異常動靜。之後﹐一條魚的跳躍濺出的水聲﹐也變得很有震撼力。

這次去泰國本來之前還立下決心要試試昆蟲的味道﹐結果見是見到了﹐但是發覺還是覺得太噁心﹐暫時仍不能接受。

剛剛喝著買回來的即食麵﹐酸酸辣辣鮮甜的冬蔭功湯底﹐懷疑什麼人還能加那包多出來的辣椒粉﹐可能是這些人吧。很久以前也有提起過辣度﹐我想﹐不習慣的食物﹐還是不要太勉強好。

這兩個星期總在想﹐如果一個有裂唇的人買了新形號的"一笑即拍"相機﹐會否一入鏡頭就自動拍照? 自己用T20的face detection﹐在大廈和膠袋上也找到面孔﹐如果想過點﹐真的有點令人不寒而慄。哈﹐下次拍恐怖片﹐可以見那框框在自己移動﹐又逐漸走近。看不到的﹐不能理解的﹐經過幻想才能帶來恐懼。

十四歲的媽媽﹐女孩的化妝太刻意令面孔長大﹐嘗試要帶出點經歷令她成熟了。不過成熟是心態而不是面貌﹐不是演員能演出來。不知為什麼﹐可能自己的道德水平已很底﹐我不覺得有什麼大迴響﹐只覺她能有那樣的家人實在已很幸福。

打完這數十分鐘﹐咀唇也辣得有點腫腫脹脹的感覺﹐現在要去喝水。真的懷疑什麼人還能加那包多出來的辣椒粉。

3 comments:

BilDub said...

我能, 也一定會。

我吃不得辣, 會拉肚子。然我對辣的喜愛已達自殘的程度, 溫吞的濃烈的割喉的有味的無味的, 都愛。最愛川辣, 麻。那彷彿不抽乾體內所有水份不心息的感覺, 爽極。

readandeat said...

第一次不要這樣激,吃辣除了是天生外,也要經過訓練的。我有一次吃得喉嚨爛了,要看醫生。

道士 said...

哈﹐喜歡自虐的人還不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