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/29/07

異夢: 黑光

  在學校和家之間吧? 自己長大的地區走著走著﹐有點茫然﹐路上不停撞著很多人﹐一些陌生但遇過的面孔﹐一些朋友和親人。已經是晚上很夜的時分﹐但天色卻不怎樣黑﹐突然天空的月亮有點異常﹐駐足一望﹐只覺得光得有點耀目﹐甚至刺眼﹐而且還在不斷增強﹐夜晚出現了太陽。
  走進了附近一間建築物﹐卻發覺是間廟堂﹐簡潔得有點摩登﹐也不知是什麼令我肯定這是廟堂。坐了下來﹐發覺手上捧著一袋物件﹐看一看﹐見到一塊塊大小不同的白色長方物﹐在面的那盒是"自我"。不能解釋自我怎可實物化﹐但一看就知道了。另外﹐很多抽像而又代表了自己的價值的也一併放在那袋裡。
  之後﹐我又出門再走﹐身傍停了輛小巴。走上去﹐卻是從車背的門走入去的﹐走上去後手內的東西就沒了。坐了些人﹐矇糊的人﹐其中右面中間窗傍坐的是我自己的影子﹐我走過時點了點頭﹐它沒怎樣理我﹐在看窗外風景。我走到接近司機的位置坐了下來﹐車子開動了。看見右手面一個人看著我﹐他背後坐著妻子。這個人得一隻眼睛。不是瞎了一隻﹐而是只得一隻在面的正中。他對我笑﹐我也禮貌的回應笑了一下。因為奇特﹐我也忍不住看著他的面﹐不單是得一隻眼﹐原來連鼻和口也不存在﹐心想﹐那麼我怎知道他在笑呢? 覺得有點新奇﹐卻又像理所當然的﹐我沒再太理會。車子走著﹐出面的光線流動著﹐走了一會﹐我突然看到很吸引的地方﹐便跑到車尾想下車﹐可是車沒有停下來。我有點失望﹐見坐在最後有個外籍婦人(明顯係鬼婆)﹐說:"I want to get off there." 心內咕嚕:"How come it doesn't stop when I want it to?" 她卻用賓妹的英語口窒窒答﹐手上比劃轉了轉:"No worrie, this... will round. Same place go agan..." 反而她的答案令我比見到個單眼人更覺奇怪。"You mean a circular route﹐循環線?" 她反而像鬆一口氣﹐連忙答:"係﹐係。" 跟著又再補充了句: "錯過咗嘅地方﹐就要等下轉啦。" 我只好乖乖回到自己的坐位﹐在想著: 有點人生的意味呀。
  還想再想下去﹐但已胸口滲汗的醒了過來。

1 comment:

倉海君 said...

很喜歡你這個夢,稍後要引用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