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/15/07

書畫展

昨天去了藝術館看書畫展。自己對國畫研究不多﹐看南宋梁楷的雪棧行騎圖頁烏卒卒﹐隨了歷史價值和特有風格﹐短短的時間也看不得出它有哪裡美。還是想看看顏真卿的真跡﹐就算是米芾仿的也值﹐但是看後沒我想像中那麼驚喜。十分喜歡元‧鮮于樞的行書。花了個多小時﹐只找了一支筆﹐一本簿﹐嘗試臨慕一下古人的筆觸。宋徽宗的書法自有他獨特的個人風格﹐也很值一看﹔塊石我就唔多欣嘗﹐劃舊死人石都劃咁耐﹐唔怪得成個國家都劃走咗。

嘻﹐過隔籬到虛白齋的展廳﹐小貓三數隻﹐董其昌﹑祝支山的真跡就沒人看﹐畢竟還是名氣好看得多。少了隔鄰的指指點點﹑聲音﹑佈滿指紋的玻璃﹐才覺真的回到博物館內﹐我下次必定在星期中早點才去﹐看夠三五個鐘。起碼相信就沒有充在行的兩夫婦﹐既無耐性等待﹐吱吱喳喳﹐又要扮有文化...讚印章精美不是問題﹐讚乾隆的印就大有問題﹐乾隆的印簡直就係書畫的一大破壞﹐雞乸咁大個印﹐作品小一點就真係淨係見到佢個印﹐就算是橢圓那個也比平常印的面積大。

下次七月廿三至八月十一有王珣﹑蘇軾﹑米芾﹑趙孟頫的行書作品﹐更不能錯過。

6 comments:

birgit said...

每次看完展覽,都不由往隔壁走去.那天看了十五件展品,就想,叫國之重寶,那虛白齋藏品,又該是什麽?

平日會好些.那天看鮮于樞的行書,旁邊有對夫婦.女的先是說,真是杜甫的詩麽?唐詩三百首沒有啊.男的不置可否.女的又問,為什麽叫杜工部?男的答,是官職吧.

我也是對第二批展品興趣大些.到時應該沒那麽熱鬧的了.

看乾隆印,還挺樂的.好大喜功,躍然紙上.

那幅雪棧行騎圖和雪堂客話圖並列一起,小晴喜歡後者,說前者黑茫茫,不好看.後者雖冷,卻有溫暖的感覺.

道士 said...

也許如果不改個俗氣點的名字﹐就吸引不了這麼多人﹐下次可能索性叫「價值連城」﹐有時也想﹐是否自己執著? 可能多點人想看也不是壞事﹐百多二百個吵吵鬧鬧的家庭中只要有一個小孩能受醺陶﹐是否就有價值?

乾隆印﹐可能罷﹐個個也這麼說﹐我卻認為破壞多於建設﹐不過無論如何﹐也是不能更改的史實吧。

:> 有時﹐小孩的目光比大人的更獨到。

五十米深藍 said...

董其昌﹑祝支山的真跡就沒人看

不是麻, 董生可算是明清以來影響很多書法大家的人耶. 鮮于樞的行書的確不錯, 前天買了他的書帖, 行書王安石詩卷. 如果說對真跡的遺害, 乾隆遠遠不如宣統了, 這個宣統爺的宣統鑑賞印, 有時更會蓋在別人的書法真跡上, 他只是無聊拿出來本本蓋一個印, 根本什麼都不懂. 乾隆起碼是一個古董大玩家, 雖然他年輕時一個乾隆鑑賞, 年老時一個古稀天子寶, 不過起碼他會弄一個三希堂法帖來保存書法. 乾隆時潛龍時代寶親王的書法已經不錯, 我記得在art museum看到他潛龍時的書法, 已經頗有水準

道士 said...

當然又唔會真係無人睇﹐不過一邊就廿幾人排隊看一幅畫﹐大概館內有二百人﹔一邊就成個館得不足十人﹐對比可是十分鮮明的。

birgit said...

”百多二百個吵吵鬧鬧的家庭中只要有一個小孩能受醺陶﹐是否就有價值? ”

願意抱着見識一番的心態去看就是的了.即便只是趁墟,肯花這點金錢時間精力總是好事.我們倆母女,嘻,走不脫這兩種的.小晴還講條件,”這次陪你看,下次到你陪我去太空館”.瞧.好在她還安靜,既去之則安之,拿了紙筆抄個不亦樂乎.

道士 said...

自己也是去見識見識﹐只要有心看的﹐懂的不懂的也當然是好事﹐無可能要專家才能去看。嘻﹐birgit 簡簡單單的話總不能不想想。嘻﹐你兒女的鬼精靈總有點是遺傳的罷。

不滿是什麼呢? 有幾個帶著鄉音的女人﹐帶著追追逐逐的五七個小孩(四至九歲罷)﹐還要聽她們當眾教仔才最觸動我的神經。行在前面兩夫婦﹐一邊拿brochure當扇﹐一邊大大聲:「嘩!乜要排隊睇㗎﹐咁咪嘥曬D 時間﹐咁睇法咪半個鐘都未排完?」說實﹐當時心底也邪惡了一會﹐暗暗在咒罵。而且人也實在太多﹐隔著佈滿指痕矇矇糊糊的玻璃看畫﹐也很不是味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