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/14/07

書局智者

這兩天腦筋閉塞﹐離題萬丈的想到很遠﹐如果付諸文字﹐必定打到手軟﹐與其了無邊際的空扯﹐不如發洩在身邊瑣事。昨夜本想在附近的書局逛逛﹐走到古典文學/哲學的書類前(比較小規模的三聯)﹐有個約四十的女人﹐和個執書的在談話。我見別人在說話﹐不好意思打擾﹐便在右邊先看看詩詞歌賦﹐希望等一會他們走開才看看那堆書。

一面看﹐八卦的我當然好奇顧客和售貨員有什麼對話。原來這個女人住過在美國﹐回港後從事心理輔導員﹐她在教訓那個售貨員書局應多添啟發思想的書籍﹐如何不應單從牟利的出發點﹐如何去使社會文明起來﹐又討論如何閱讀才能得到啟發。我已經聽得不大耐煩﹐轉到後面另一邊看到本有趣的國內數學書﹐如果不是簡體字我想我也會買﹐看了十多分鐘﹐我又不耐煩轉到她左面看歷史。她還繼續說她如何很多書也不明白﹐但會看多幾次﹐推想和猜測作者的哲學。自己心想﹐你看不明白就走開啦! 向她白一白眼﹐見她的線衫沾了不少垃圾碎片。我想﹐連自己都未關懷到就想關懷別人﹔連你身邊客人也不顧﹐霸住成列書櫃向個售貨的說哲學﹐如果只有半分明理的文明人﹐早就該走到角不影響他人的地方去談﹐但是還是算罷。我又再看﹐再等。

她媽的! 她居然除了平底黑皮拖鞋﹐舒服的赤腳和售貨員逐段解釋某書某段﹐又叫人看﹐又教佢如何想。看著這個文明人﹐如何把書局當了自己家裡的書櫃﹐有這種人﹐社會又怎能文明起來? 我也不知該覺好笑還是好嬲﹐在書局渡過了四﹑五十分鐘﹐也沒能走近那列書﹐無奈的走了。人﹐在以為自己有能力去教導別人的同時﹐最容易疏忽自己的行為﹐對自己不了解的事扮懂﹐對不能說明的人去說道理。其實每個角色也可笑﹐連我﹐為何沒直斥其偽﹐自己也不明所以。

2 comments:

birgit said...

道兄,實在令人莞爾.只是不明白,怎麽會有如此”高”修養的售貨員?一隻巴掌拍不響呢.

雖是風馬牛的事,但就是聯想起有一晚看電視,無聊間轉到亞視,剛好放一個由觀眾提供短片的節目.有個媽媽,和女兒在巴士站邊等車,邊玩猜拳.女兒輸了,會被當媽的狠刮一巴掌,媽媽輸了,女兒要自刮一巴.片斷中兩個人玩得不亦樂乎.當時,我就想起那隻來去自如的猫說的話.誰不是瘋子呢?

道士 said...

售貨員在附和顧客﹐是個優良的聆聽者﹐回應的一兩句:「這些書我看不明白。」﹑「你真的有學識」更令那女人說得愈眉飛色舞。的確﹐如果不是二人一字列開在書櫃前﹐我從任何一邊也該接觸到書籍。抱歉交代不清楚。

人的行為﹐對我來說是最好的娛樂(包括自己做過的不少傻事)。其實人自以為是有理性的動物﹐真正的理性相對起來少之又少。如跳舞﹑唱歌﹑信仰﹑飲食﹑色性﹑飲酒﹑吸毒﹑功名利祿﹐帶給人狂喜愉悅的﹐往往就不是什麼理性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