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/3/07

多口

上個月沒半點心情寫文章﹐就索性不寫了。但多口係天性﹐和多手多腳一樣﹐也是改不了的﹐喜歡說話的人自然不能忍多久。喜歡自吹自擂的說當年﹐是因為心靈空虛? 是因為自大成性? 還是真的老了? 哈﹐也不清楚﹐想說就說罷。小時因為上堂傾偈給老師罰也不是什麼新鮮事﹐況且自己也絕不能以定力見稱。中四時有個班主任﹐因為一星期內捉了我幾次在她堂上和A﹑D 兩個學滋滋斟﹐忍不住便叫了我小息見佢。當時老師本想循循善誘﹐說到:「其實你做乜成日上堂傾偈呢? 我知道其實你可以做得好好多﹐你努力點﹐考頭十名也不是問題。」我想了一想﹐說:「我不能告訴你原因﹐隨非你應承我無論說什麼你也不嬲﹐不會有什麼後果﹐那麼我才可告訴你。」初初老師也不肯應承﹐但是最終在我堅持下﹐也應承了。我便說:「其實我和同學傾偈﹐係因為我覺得開心。老實說﹐不要說頭十名﹐連頭三名我還是蠻有信心拿的﹐不過我卻沒有興趣﹐因為要犧牲很多時間。我且以另外X同學為例﹐他每個小息也在溫書﹐每次下午吃飯時也在背書﹐名副其實是書蟲﹐上次中期試考了個第八。而我就循例每科讀了一晚書﹐就考了個十一﹐要幾倍努力得到個區區名次﹐我不如快快樂樂和朋友交好關係﹐我覺得這樣令自己快樂一點。」「但是你會影響他人呀!」「Miss! 講了這麼多﹐我也不妨開心見誠說﹐A﹐這人﹐你覺得就算不和我在談話﹐他有可能會是專心聽書嗎? 而D﹐資質比A雖然好點﹐卻也不是會專心的人﹐上兩個星期卻約了我出來溫書﹐有心讀的﹐在那裡讀都一樣。」上課的鐘聲響起﹐自那次以後﹐如不是太過份的﹐我便好像得了赦免權﹐老師沒再鬧多我一句。

今天想起﹐只能微微笑著當年那份小聰明和糊塗日子﹐也不是計較當中可有什麼得失﹐而是發覺原來自負的性格一點也沒變過。可能經歷多少也好﹐人從來﹐也只以為自己在選擇﹐卻不知不覺間走著同一條道路。可能當中雖然走的路途會產生變化﹐但是某種自小儲起來的性質﹐卻早催動著我們選擇的方向。人越大﹐可以像少年時甚麼也好談一餐的話題漸漸縮窄﹐怕情況尷尬又說少兩句﹐怕得失別人又說少兩句﹐隨年月﹐每句還牽連更多的法律責任(紐約就有個女收銀員因為叫了顧客聲-baby, honey, 而遭控告性騷擾)。不能夠肯定的事就少說﹐免遭嘲笑。別人說過的話題﹐自己又好像沒什麼新貢獻﹐便索性收口﹐免顯露了自己的無知。慢慢的﹐我們學懂了沉寂﹐沒什麼好說﹐也沒什麼值得說。我有時和某些人談話﹐發覺這些人十年如一日﹐也沒有新話題﹐只會問﹐你在做什麼呀? 然後﹐就會說﹐是呀﹐最近工作又忙了點﹐然後對話就到了個終結不了了之。人生活得枯燥﹐難怪常常呻悶。

嘻﹐其實只要能令自己快樂的﹐想說就說。當然﹐還有一些處於極端例子﹐就是他媽的不斷的在說的人﹐可能連說了也不知自己在說什麼的人。早幾年就曾經有個多口到成為精神騷擾的同事﹐我有晚也忍不住大聲笑罵: "If anyone will hold him down right now, I will cut off his damn tongue." 同時就有另外三﹑四個人疾呼:"Deal." "It's about time."

2 comments:

倉海君 said...

"上次中期試考了個第八"? 你應該唔係講緊P.C.,同我平時聽開個版本唔係好同。

birgit said...

最近,聽不同的人說話,發覺就算天上地下東拉西扯,枝節牽纏蔓延的,究其實變調而已,通常各人的主題只有一個.當然,起與地聽還是在場而不在場,中間大有區別.

近些時候,頗有些相類的想法.剛看了道兄這幾篇新貼文,有點駭然啞然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