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/12/10

踏步前的沉寂

看了狂兄這文章﹐很有同感。

最近我也突然有這種感覺﹐上星期到了自己的 blog, 發覺沒什麼想講﹔明明有些想說﹐也動不起手指﹐像言語疆硬了。

看戲又像不是味兒﹐連看 saw VI 神經也不彈一下﹐還不是斬斬切切﹐死不是甚麼新鮮。

看書嘛﹐湊合還是看了幾本小說﹐但不到兩月已經不太記得。

吃好東西﹐只是趁天氣凍時﹐煮了窩熱熱的東西就很滿足。

是種突然的厭倦......真的中年危機了? 說實連家人也有點不想見﹐要繃個不願的笑容從不是易事﹐但今年我更不想見那些一年一度的關係﹐在口中比拼年來上落﹐橫豎我也會被視作不孝子了。唔係到新年﹐恐怕連這網頁看都不會看一眼。

咦﹐我不娶妻生子﹐難道就該死了? 還是不甘心又留戀這刻的穩定﹐踏步前的沉寂。

3 comments:

倉海君 said...

乜搞成咁呀你兩條友?我又無咩厭喎,相反,我d玩意係多到玩唔切。可能我鍾意拖,好多野拖到百幾歲都分分鐘未做,萬七個願望仲未實現,所以點會悶先?教訓:咁搏命托咩? :P

狂人 - Paul Sin said...

倉海君:

不是沒有未實現的願望、未完成的理想,只是忽然覺得,原來曾經得到的,其實不外如是,那又為何要繼續向前呢?

由於近年有點痴呆,事情更加拖不得,一拖便又忘了 :)

道士:

知道有人瞭解,感覺倒是很好,不過還是不希望大家一直沉寂下去吧 :)

倉海君 said...

狂人兄:

你講嘅其實咪即係我嘅意思囉。「曾經得到的,其實不外如是」,我明呀(Schopenhauer,Dr Johnson等up嚟up去都係呢個道理啫),所以咪要*拖*囉。拖,自然唔會完全得到,只要一直0係得到同得唔到之間晃動,你就會左右逢源咁取得快樂嘅平衡點。龔自珍條友仔話「未濟終焉心縹緲,百事翻從缺陷好」,咪就係幸福嘅秘訣囉。見到Victor,叫佢寫張「拖得就拖」嘅揮春俾我地啦,哈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