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/3/08

Vi Veri Veniversum Vivus Vici

本來想好了要糊亂寫幾篇文﹐因為前幾個星期工作清閒(雖然這兩年也沒怎樣正式忙過)。秋天總惹人愛寫﹐可能是天氣轉涼(少了出外的意欲﹐更不像前陣子可去游泳)﹐夏天過盛的精力無法可洩﹐便轉為諸多投訴﹐自然形成寫廢話優厚的先天條件。但如常事過境遷﹐寫不完的廢話也很自然更覺不重要﹐跌進了過氣文章的墓園。沒話說﹐還不如一刻的安靜好。

上兩星期結果也做了個講了很久﹐中東﹑地中海一帶的前菜 Baba ghanoush, 茄子沒能烤之在前﹐可能會少了點香味﹐不過用來送麵包酸酸的還頗為合適。想信過多三五七年﹐我會煮起那餐說了好幾次﹑就快進入回憶中的北非菜﹐哈﹐未吃就進入回憶﹐還可真難得。

剛剛這星期也有一小點忙碌﹐公司開了個議會﹐例行公式的吃吃喝喝﹐加上要趕在月頭埋好數(只限一天)﹐又破了埋數的速度紀錄。德國總公司群老出巡﹐自是上下皆應﹐好好醜醜也粉墨登場。生物為了存在﹐便需要有存在價值。在浩瀚的食物鏈當中﹐每一種生物在自己特有環境之內﹐也會發展一套特有的求生技能﹐一套應對身邊系統的慣性反應。在香港這個奇怪/畸怪的發展之下﹐產生了不同的進化﹐各式奇色﹐應有盡有﹐班工室內似乎像永遠避免不了這些強橫生命力的生物入侵。厚顏無恥這本事﹐最近看見真人演譯﹐可真逗趣﹐哈。在那張本來就不大吸引的蒼黃面上﹐用不慣熟的手勢留下廉價眼睫液一團團的黑睫堆﹐遠遠看見兩個黑圈﹐加上猴子屁股的化妝﹐獻媚奉誠之餘﹐還不失娛樂感(我覺得攻擊別人樣貌﹐還可真沒品﹐畢竟非可擇之事﹔可是心裡還是這麼想的)。其實這也算是真本事﹐硬功夫﹐起碼就不是個個做得出﹔竊笑之餘﹐還覺得蠻佩服的。看到別人的表現﹐心底難免浮現出一絲嗔怨。看到悠遊寡斷﹑暗伏殺機更是暗笑無聊﹐在一個不出廿人的組織也搞分化的人﹐不見得能如何能幹。當然﹐這種感覺是相對的﹐當我今日的生活又再歸於平淡﹐其餘的人仍有忙得喘不過氣﹐這刻我寫著嗔話﹐在別人來說就自是閒情。我自大症發作起來時﹐難道又不討厭?

人﹐其實身邊就容納他們自己﹐把接近自己性格的人拉近﹐把反其道者遠離排斥﹐有意無意之間我們也會在做著。有時覺得身邊的人該如何做得更好﹐還不如解決自己的問題在前。從倉兄口中得知某些教徒洗禮﹐會聚於沙灘﹐再一群人把之壓於海內至幾於溺斃﹐再呼吸那刻就呼之為重生﹐那牧者還呼"撒旦呀﹐你又多了一個與你為敵的戰士了"(道聽途說﹐差不多罷)。我還以為自己見過的白痴多﹐但果然強中自有強中手﹐一山還有一山高﹐比我見到呢種人就伸多佢一腳浸死算。我越來越相信人的行為信念﹐會反映在言行舉止之上。心內越邪惡﹐看見的邪惡自然更多﹐憂病者越病﹐憂財者越窮。雖然內心想心麼﹐當然不會直接和世界逆而行之﹐但是還是有一定呼應。今早還怒氣沖沖的﹐一說出來反而對自己有點慚愧(寫作﹐果然是最好的反思﹐簡直就是思想的自瀆)﹐應把朋友拉得更近﹐合縱連橫。至於其他人﹐到時候應對著就是了。

*1: 題: "By the power of truth, I, while living, have conquered the universe."

2 comments:

c said...

就是有蠢人存在,才能平衡這個世界。

倉海君 said...

故事是Edmund Ting說的,再有這類天外有天的「大場面」我都想見識見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