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/23/07

揸車

十八歲第一次在美國揸大膽車。當時夜深﹐就在附近開始起步﹐當初有點不能制止的緊張﹐手心冒汗﹐發覺身體有點失控。停下來深深吸了口氣﹐之後圍著住所附近轉多兩個圈﹐就完成第一次旅程。

當然﹐以我的性格﹐未厭倦的事不久自然要再試﹐本來也只是想轉兩個圈﹐但很快就習慣了那感覺。夜間空曠的道路很快就調正了很多錯誤(例如轉線時軑盤的幅度不需很多﹐視覺上的位置和實質位置﹐轉角的幅度等)。圈子隨著信心越轉越大﹐漸漸離開區域﹐和我打遊戲機的策略一樣﹐沒想太多就挑戰下一個關卡﹐第二次揸車我便上高速公路﹐起初在公路上﹐以為沒什麼大不了﹐但原來感覺一點也不一樣﹐我對速度的控制﹐轉線的評估原全沒準備﹐側邊兩三架車飛越過後﹐心底已在怦怦亂跳得快要爆出來。自知如果失方寸已無補於事﹐便硬著頭皮小心奕奕的繼續。結果就在略慢的速度下完成車程﹐約用了半小時多點出了去渥輪的新唐人街吃宵夜。那種緊張和興奮﹐令我良久開心雀躍不已﹐亢奮得有如喝了好幾杯咖啡﹐連手腳也在顫動。

在回程的道路﹐我已經開始放鬆了心情﹐很自然的在駛著﹐不過當然﹐我的故事就是從來由這種自以為是的態度才能帶進入另一個層次。在第二次離開公路時﹐決定以我常見別人用的速道去出線。但是由於有那樣的速度﹐而沒有別人準確的角度﹐車子在急速小彎下輕微離地﹐我頗肯定自己在不應有改變z-axis 上有了異動﹐很好彩﹐後面既沒有車﹐自己也很快把呔扭去另一邊再停了下來﹐哈﹐想起來也不禁吁口氣。那刻停定後大家也呆了下來﹐但不知為何﹐哈﹐大家卻只懂狂笑了起來﹐之後小心點駕了回去。再以後只有夜間多開一兩次(有次還好像醉了)﹐沒有牌照﹐也不敢太過胡來﹐反正想試的也嘗過了。

到後來在加國考車牌﹐第一次居然因為壓力太大﹐身體有點控制不得的顫動﹐我也不明那刻為何會有如此恐懼。現在想﹐會否是累積下來的反射? 第二次其實有點病﹐對上一晚喝得太多酒﹐那知為何在有點呆滯下才順利完成考試。(但真的要奉勸任何駕車人仕不要喝酒駕車﹐因為就算你技術很好﹐你的應變能力也一定減慢﹐很可能會因為其他人技術不好或突發事件而釀成意外﹐累己累人﹐小則破財﹐大則損命。)有次傷心得想死在雨夜二百二咪飛馳(太快而自動cut油)﹐另外有次百多咪跟著別的車在黑夜走山路急彎(哈﹐最接近飄移的一次﹐拋尾)﹐也試過駕了十六﹑七個小時長途車﹐有次為了賣傢私駕著駕小型貨櫃車(舞動著龐然大物﹐真的很緊張)﹐也試過因為喝了兩杯便撞壞自己氣喉﹐許多許多......(回憶中)。其實自己不好車﹐只覺是一件工具﹐在外地沒有車是不能活的﹐但在香港無實用必要的情況下也決不會考慮買車。另外﹐還是補句﹐如果不是像我那次在加國內部﹐零下12度要在室外等的士的環境﹐喝了酒也不要駕車。

聖誕快樂。

2 comments:

.bwd. said...

"有次傷心得想死在雨夜二百二咪飛馳" - 唸起來像歌詞 XD

那我還是不要學車好了...

birgit said...

讓我想起自己的”學/開”車事.
道士兄,聖誕快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