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/11/07

棋局

隱隱濃霧罩著山巔﹐黑影挾著晚風的味道在途上飛奔。暗黑的路途中時快時慢的矯捷馳騁﹐遇到些阻塞又要拐個大彎﹐在亂石間一搭一鉤邁向頂峰﹐總覺這個身軀欠了點柔軟度﹐仍越爬越急﹐飛過兩道小澗﹐踏過懸橋﹐畢竟算趕上時間。最凶險的﹐卻還在亭內守候﹐未開始的寧靜有點使人不耐煩﹐連飄過的煙霞也像蘊含著陣陣殺機。調順氣息﹐步步為營的踏進亭中﹐頭中昏了昏﹐卻更清醒﹐是種夾雜檜木之清樸﹑檀木之幽深﹑橘木之鮮嫩﹑榕木之古雅的味道﹐又有點像身子沉得更入﹐又有點像令人精神亢奮。椅子由粗厚的榠樝做成﹐暗咋不知千百年之功。看著棋盤的坑痕已刻進石桌﹐深不見底﹐平平整整沒有一絲粗疏。兩個棋盒是酸枝﹑紫壇糾纏狀﹐紅黑花紋互相盤旋對照﹐越是平平無奇的外貌﹐越覺巧奪神鬼之功﹐明知必經千鎚百煉﹐偏偏卻又像天然長成般。執一執手上黑子﹐頓厚歛寒之質﹐深澤溫純之色﹐上手如玄鐵沉穩﹐但落子後又不失飄逸。見白子﹐也忍不住執上手比比﹐樸玉溫暖之質﹐吐茫含光之色﹐卻如拈輕炭之量﹐放下卻仍能定如巖嶽。

隨著自己的性格﹐不多想便先往三三打﹐其實無論走那方﹐大家的定子也會走得小心謹慎﹐也只能不過如此。佈陣時起初略帶戰兢﹐試探性的挑逗﹐嚴密的防禦﹐張牙舞爪裝胸作勢卻不敢以身犯險。大家也作著評估﹑計劃﹐還是欠耐性的我先飛後撲﹐對手亦一夾一斷。不想有失﹐穩定的揭開了序幕﹐不到一盞茶時分﹐便開始屢屢碰撞﹐隨著思濤﹐快子如密雨﹐像烏雲從一角的橫掃過去﹐洗滌心靈﹐間歇忽爾雷聲大作﹐短兵相接﹐遠方兩邊援兵也互相呼應起伏﹐黑雲散去﹐冰雹驟來﹐互侵互長。當局面開始收窄﹐大家開始再不能躲避﹐唯有你一拳﹑我一腳硬接的正面交鋒。這邊刀牆﹐那面衝鋒﹐進者有死有傷有偷有搶有得有失﹐退者亦見有穩有危有敗有突有接有斷。鉤心鬥角﹐為的是殺盡對方一兵一卒﹐不過落得下場還是要大家在泥濘裡扭打﹐不顧顏面的劫爭。戰場各為對方埋下地雷﹐本來爭的是地﹐卻因為恨﹐寧可自毀家業﹐也不想交到對方手裡﹐活不了也求個兩敗俱傷。本以為就能吞併對方﹐結局只餘下屍橫遍野。

反反覆覆跟著下來的千百局當中﹐只見各有勝負﹐到後來大家發覺生和死﹐也是全因倚賴著對方才得以存在﹐能夠在萬古之中相遇就已經是種緣。這樣不知過了幾多年﹐兩方棋手每下一步﹐就知對方會如何應對﹐由開始的爭鬥﹐到最終反像互相呼應﹐每步就像情人瑣言碎語的互訴心事。因為思想在經過無數的交流後已經變得同步﹐如果盤子不是得三八一目﹐也許就能平分天下得為上善。偏偏卻因為必有一子長短﹐就做就了無止境的戰場。想到這裡﹐一吸一呼﹐山谷煙霞盡散﹐只剩一個人拿著一子棋﹐亭內只得自己﹐看看晨曦燦爛奪目﹐回頭已沒有孤亭﹐沒有棋局﹐只見藍天白雲﹐獨自悠長站於天地之間。

3 comments:

birgit said...

精彩.讓人興起”念天地之悠悠,獨滄然而涕下”的感慨.

倉海君 said...

王荊公《棋》:莫將戲事擾真情,且可隨緣道我贏。戰罷兩奩收黑白,一枰何處有虧成。

birgit said...

心事戲事難分曉,真情漫為黑白擾.且說隨緣且說贏,正是曹公吟好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