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/24/07

暗角裡是陽光

昨夜矇矇矓矓之間﹐起床便踏出房間﹐一經過門檻就回到熟識的地方。很大的房間﹐房中是沒有空間和時間的限制﹐是可以隨著當時意欲轉換的﹐四邊展向也是無止境的永恆。圍著我這空間﹐是無數懸浮著的時空立方。雖然離開我的位置有好一段距離﹐但是每個獨立的立方體也輕輕散發著那生命群的顏色。我處於的房中間是個發著白光的控制台﹐白得可以耀穿實物似的白光﹐卻並不刺眼﹐照到每邊無盡的黑暗中﹐但黑暗也不黑暗﹐帶著生命力溫柔的黑暗(寫到這裡﹐明顯在文字上是矛盾的﹐在現實打著字這刻﹐也是不能存在的。不能存在的﹐是嗎?)。每次回來這房間﹐便可看到所有問題的答案﹐我本來想將這些下載一些帶回現實﹐不過每次也有著同樣結果﹐只要歸還到自己的空間﹐那答案的意識形態也會隨而轉換﹑扭曲到另一個難以辨識的形態。

這個房中也同時很多人在用著﹐不過在我眼內﹐往往也只是一點微微的白光﹐能夠見到整個人形的少之又少。(想到這裡﹐好奇一下﹐究竟自己在那裡對其他人來說是什麼形態?) 在那裡是不用對話的﹐思想就可以溝通﹐一瞬的延續就是永恆。進入那裡﹐就看到現實的全部﹐但所謂全部﹐也是一幅幅的捕捉﹐速度很快﹐可以同時存在但不能同時認知﹐應該屬於每個人身體極限的管轄。在當中﹐做過每個人﹐經過每件事﹐渡過每段時﹐盡興過後﹐輕輕在黑暗中推開回家的門﹐看到日出吐白的藍色陽光。

2 comments:

倉海君 said...

無約你係正確嘅,否則你就唔會得閒寫篇咁正嘅野出嚟。好奇怪,你,birgit最近都寫過夢,而我又睇緊David Lynch嘅戲(佢d戲唔係傳說中咁難明,只要識發夢就會明,淨係識用腦齋諗嘅人至唔明),仲有一d夢嘅哲學(Bachelard,Ouspensky,Jung etc.),朋友最近又發過幾場奇夢,嘩,現實真係好似夢咁離奇。

birgit said...

倉海君,孰知現實不為夢耶?道兄之夢,似真又幻,夢所故有焉?所未見焉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