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/17/08

複印世界

暗淡的天色下著毛毛細雨﹐不知是否年紀的關係﹐身體不知從何時起﹐早上總有點酸痛疲乏﹐這些感覺將會隨著時間而有增無減罷? 幸好也還未到我介懷的程度。車箱中看著別人的背脊﹐見到恤衫的招牌位被熨出一個長方形的鏡面﹐是妻子的記印嗎? 對面坐著個衣杉不整的男中生﹐用呆滯的眼神努力在扮捕蠅草﹐我相信人有註定失敗的樣子。另外一邊某人的眼光對我投來一分注視﹐後來刻鐘過後才發覺原來是頭髮豎了起來﹐出門時明明是梳好的。擔著雨傘﹐放緩腳步﹐想著在朝天高樹中的石徑﹐在車煙滿佈的街道上﹐腦中浮現出槐木的香味。獨自走得寫意﹐感覺就像兩個宇宙在重疊著﹐是精神分裂者感到的世界嗎?

今天在車箱閉上雙眼。下車走著時又想﹐其實我腦內印著的槐香和實物的味道一樣嗎? 我們每樣身邊的事物﹐追索到最初﹐也要曾經在某個時間接觸過﹐在某處輸入過資料﹑記號。我們可以聯想很多形象化的東西﹐但是味道﹑嗅覺﹐卻是難以描繪的﹐未試過就是未試過﹐是想不出來的。每個人由孩童起就不斷把「世界」複印到腦海之中﹐但再真實的東西﹐在腦海也只能是種數據﹐也受著時間的打磨侵蝕。我們為了存在的方便﹐會自然的把這些數據秩序化﹐排列運作的次序。物質在思想上先有了掛鉤﹐然後才可分派其固定價值。久而久之﹐我們甚至忘記了追索事物的本質﹐按著心內的秩序和程式去執行指令。慣性﹐可以令身體發展很多意想不到的技能﹐但我越來越覺得每個生命也只能受著遺傳下來的界限規管。雖然努力是可以克服困難﹐但是現代的教育要求的首要條件﹐就是複製一套固定的資訊﹐至於實際的運用運行卻是沒有測試的﹐直到很多變成我們面前的混蛋。

今天的雨下得更大﹐車箱中很多學生﹐隔籬的女生在看地理筆記。右面站著那男生的面孔﹐曾幾何時在面前出現過嗎? 轉車的人龍忘我前行﹐跟著前面的背脊﹐我心內出現了個在遷徙牧群的畫面(雖然說是畫面﹐但那一瞬實在不多亦多不實在)﹐又想﹐到底有多少在羊群中走的羊﹐問過自己為何要跟著向前走? 新的片段無意識的流過感觀系統﹐不作停留。人浮於事﹐事在人為﹐不斷的轉換著無關痛癢的訊息﹐起伏交錯的訊號﹐反覆琢磨世界﹐改變著的永恆。

今早仍是下雨﹐我跟著前面的人走。

4 comments:

birgit said...

這篇讀得人很恍惚;要是沒有第二個自然段的話,這種感覺恐怕會更強烈.

看來,上上班,頹廢一下,不儘是壞事呢.

道士 said...

哈哈﹐我也想過不作那麼多解畫將會寫出的恐怖感﹐不過怕人以為我上班不到一個月便悶瘋了。

多點流動資金總不是壞事。你又幾時頹廢頹廢﹐寫寫近況呢? 很久沒看你的作品了。

倉海君 said...

再返多一個月工,你應該會無啦啦斬死晒巴士上嘅人,然後同記者講:「我不過幫佢地format個 hard disk姐。」

birgit said...

我也上班,上班不頹廢,是悶,悶死自己也悶死人.能頹廢就好了.

有一次下班,出了電梯,向前走,不知走了多久,突然奇怪:怎麽老有一班人站那?仔細看看,才驚覺自己不停dou圈,在所謂的sky lobby.

當然,也沒什麽特別,每天都是這樣,轉車,轉電梯,重複着,團團轉.